鹭尾芽衣的作品

鹭尾芽衣的作品

数日来,小便之难者已利,色赤者仍白,是阴阳自和,热除可知。 伤寒十三日不解,过经谵语者,以有热故也,当以汤下之。

 与小承气试之,不转矢气,宜为易动。半日许,复服之。

热邪与元气不两立,急当救里,故用白虎加人参以主之。法当温中散寒,而反二三下之,胃阳丧亡,不能食矣。

恶风为太阳表证未罢,然时时恶风,则有时不恶,表将解矣,与背微恶寒同。大便不硬,小便不利,是下焦不治,故仍须桂枝。

伤寒七日不愈,阳邪入阴矣。暴注下迫属于热,热利下重,乃湿热之秽气郁遏广肠,故魄门重滞而难出也。

是必有当急下之症,比结胸更甚者,故制此峻攻之剂也。至五六日,自利复烦躁,不得卧寐者死。

Leave a Reply